您的位置:首页 > 文学 > 古言 > 正文

春暖好种田

主角:林春暖,窦旺好 作者:老妖精18
人在追

前世养尊处优的林家暖春,把自己折腾成了破旧山村里的林家春暖,奶奶的眼中钉,叔叔的肉中刺,娘亲懦弱,父亲苟活,妹妹、弟弟又都太小,更重要的是还吃不饱,穿不暖,让她林春暖这么憋屈地活着,是万万不能够的,好在,刚刚穿过来的第一天,就遇到了一个能帮助自己的小小少年 外面的鸟鸣声清亮而婉转,林春暖把手搭在额头上,闭了闭眼,长长的叹了

在线阅读 在线阅读
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
小说介绍
前世养尊处优的林家暖春,把自己折腾成了破旧山村里的林家春暖,奶奶的眼中钉,叔叔的肉中刺,娘亲懦弱,父亲苟活,妹妹、弟弟又都太小,更重要的是还吃不饱,穿不暖,让她林春暖这么憋屈地活着,是万万不能够的,好在,刚刚穿过来的第一天,就遇到了一个能帮助自己的小小少年

外面的鸟鸣声清亮而婉转,林春暖把手搭在额头上,闭了闭眼,长长的叹了口气,最后还是忍着身上的疼痛,从木板床上爬了起来,虽然有些艰难,但她还是咬牙坚持住了。

“姐——”

旁边一个嫩嫩的声音传来,林春暖回身轻轻地揉了揉妹妹的脸,大概是自己起来惊着她了。

“你再睡会儿,姐去帮娘亲做早饭。”

弯腰穿上鞋子,鞋子有点儿小,也不知道穿了几年了,布面都刷得泛白,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大脚趾从鞋尖顶了出去,无奈地暴露在空气当中。

“嗯,姐,我再躺一会儿就起。”

小姑娘软糯糯的声音,让林春暖的心里有些涩涩的,才四、五岁的小丫头,每天都要起来帮大人的忙。

或是去挖野菜,或是扫院子,或是帮大人摘菜洗菜,总之是没个清闲的时候,林春暖有些心疼,却也无可奈何,自己也才九岁呢,还不是已经被当成大人一样使唤,想想就堵得心口疼。

就因为昨天自己给鸡鸭剁食的动作慢了些,就被奶奶一顿毒打,结果脑袋撞在了门框上,身上的青青紫紫不说,弄得半张脸都淤青肿胀,很是吓人,这睡了一宿觉,还不知道肿成什么样了呢。

再无奈也要出去,直接奔了院子,院子里有口井,这倒是村子里少有几家有的,林家在这个村子里,生活也算是相对好一些的了,只是,自己家里这一房,并不得脸。

用桶打了些冷水,因为脸太疼了,所以林春暖只是简单地用水洗了洗眼睛和额头,其它的地方都只是用水淋湿就算洗过了,然后她捂着自己的半边脸,去了厨房,她想尽量不让娘亲看到自己的凄惨模样。

只是,一进到厨房,娘亲就已经把目光全部投过来,然后就看到娘亲一点点地红了眼眶,也没过来拉着自己,而是迅速地转了身,继续手上的活儿,只是,那微微耸动的肩膀,让林春暖很是不好受。

林春暖看着娘亲虽然啜泣着,手底下却一直在忙碌,没有停下来,她就觉得,这个家呆得真是憋屈,只是,她能要求重来么,能到这个世界来,真的是个意外,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大概在一个月前,林春暖那个时候还不叫这个名字,她原来的名字叫林暖春,三个字是连音带字都没有变,只是位置稍有变动而已,林暖春是个家庭幸福,倍受宠爱的孩子,只是,这样的孩子都有些太任性了。

林暖春不愿意听妈妈的话,老实地呆在家里,非要跟朋友去看午夜场,妈妈虽然担心,却也拗不过女儿的坚持,毕竟是从小捧在手心里养到大的,一看到女儿委屈地噘起嘴,林妈妈就心软了。

结果,就是这次不听妈妈话,造成了如今这样严重的后果,朋友因为酒后驾车,出了车祸,自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是躺在冒着尘烟的土院子里,大概是自己摔在地上扬起的尘土,呛得自己直咳嗽,但这不是主要的,身上的疼痛才是重点。

正当林暖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时候,一脚被踹在腰上,那里可是最软的肉,疼得林暖春直接岔了气,半天没缓过来,连咳都咳不出了,眼前一阵发花,连冒烟的尘土都看不清了。

“姐姐,姐姐,奶奶你别打了,再打姐姐就要死了。”

然后林暖春就感觉到有个小小的、软软的身子趴在自己身上,虽然压得伤处有些疼,但却给了她莫名的温暖。

“你给我滚开,不然我连你一起揍,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的东西,竟然敢偷吃厨房里的东西,那东西也是你能动的,你个赔钱的贱货,趁早让你叔叔给你找个人家卖了去,还能换些银钱,省得在家里吃白饭。”

一个尖利粗噶的声音,在林暖春的耳边叫嚣着,似乎是个老妇人,她有些意兴阑珊,觉得自己应该睡过去,然后再重新醒来,一定是自己做恶梦了,难道这就是不听妈妈话的报应。

“娘,娘,孩子还小呢,你就原谅她这回,她肯定不是有意的,春暖不是不懂事儿的孩子,她不会是有意的,她肯定是饿坏了。”

林暖春又听到旁边一个稍微年轻些的女人声音,只是,不知道她又是谁。

“不是有意的就能偷东西吃么,咱们家里吃的都差不多,为什么就她知道饿,活干得不多,吃的还不少,简直就是个正装的赔钱货,你个下贱丫头,养你还养出仇来了。”

老妇人不停地咒骂着,发泄着自己的不满,但不知道是因为小姑娘护在身上,还是她打累了,竟然没有再动手,

“哼,既然已经吃过了,那就罚你一天不准吃饭,去后山拣两担柴回来,拣不够别想睡觉。”

老妇人骂骂咧咧地去了,林暖春身上的小姑娘才爬起来,用小手轻轻地抚着林暖春的脸,林暖春从来不知道,只是个抚摸,竟然就叫她心里热起来,一直没有哭的她,从眼角边滑下一串泪珠。

“春暖,爹抱你回屋。”

这时候,一个男人憨直的声音传过来,然后,林暖春就感觉身体一轻,被人从土地上抱了起来,林春暖这时候才有些清醒,看到了抱着自己的,是个年轻男人。

林暖春的脑子里立刻就走马灯似地放出些影像来,很快地,她就弄清楚了自己的身份,怪不得男人、女人都叫自己春暖,现在的自己真的是叫林春暖,而这两个叫自己名字的人,就是林春暖的爹娘。

看来,自己是走了那个狗什么运了,竟然在车祸之后,没有死透,反倒留下了一丝魂魄,并且经过了长途跋涉,来到了这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破旧的山村,承接了这个受苦受难的小姑娘的身体。

果然是报应,如果听了妈妈的话,没有出门得瑟,自己现在是不是还窝在萱萱软软的被窝里,享受着妈妈的疼爱,到了时间去上班,也还是叫不醒,急得妈妈屋里屋外的团团转,却又不肯叫得太强硬,就怕自己受了委屈。

想起妈妈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,林暖春心里非常的难受,噢,对了,现在她已经不是林暖春了,她叫林春暖,一个生活在偏远贫困的小山村里的乡下姑娘,还是个奶奶不疼,叔叔不爱的主儿。

想到这些,林春暖就抬起头,看向抱着自己的男人,虽然长相年轻,却明显很憔悴,脸色有些暗黄,眼睛里看不出情绪,没有心疼,也没有愤怒,似乎已经被生活磋磨得麻木了,没有了自己的思想,唯一的本能,就只是活着。

这真是让林春暖悲哀的一种态度,人如果不知道该怎么活着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,可她立刻就想到,自己的前世,不也是没有目标地活着么,不说醉生梦死,起码也是浑浑噩噩,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有什么不同。

她下意识地抬起手,摸了下这个男人的额头,男人惊得一跳,眼里闪过一丝愕然,林春暖轻轻的搓了下指尖,那里有温度,看来,这个男人起码还是活着的,只是,自己该如何让他活得鲜活一点儿,而不是如此的死气沉沉。

那天接下来发生的事儿,简直就是林春暖的噩梦,她被罚一天没吃饭,还得上山去拣柴,拣了一捆柴回来,林春暖就有些坚持不住了,娘亲甚至去跪求了婆婆,说女儿的身体确实不舒服,希望婆婆能网开一面,结果当然是失望的。

精选推荐
热门推荐

本周强推

编辑推荐

热门榜单

返回首页版权声明网站地图返回顶部

本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为书友提供一个分享与交流的平台。本站所收录的作品、社区话题、用户评论、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。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,欢迎举报投诉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,联系邮箱:1165469202@qq.com

菜叶说说-提供最新的小说,未解之谜,宇宙探索,自然探索,科学探索,生活百科,健康知识,是你的选择哦

鄂ICP备17021050号-10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3043号